sf123
RSS订阅 | 游戏发布
您的位置:SF123首页 > 1.76天下毁灭 > 正文

找私服网站:山水依旧

作者:找私服 来源:http://www.sf123.name 日期:2013-8-14 9:49:20 人气:
3月2日,到长沙的第二天清晨,我在鸟鸣中醒来。推窗看了,天是阴的,小雨稀疏。
在一条曲曲深巷要鸭血粉吃了,便沿湘江中路上到橘洲大桥。站桥上回望五一大道,完全没了二十一年前的影子。二十一年没有走过的桥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我从桥的这头到桥的那头,拍遍桥栏,又用手掌把桥栏一寸一寸抚过,企图捉摸住那年我和她留在桥栏上的纹印或温度。俯瞰桥下殇殇江水,一波一纹是那样熟悉。其实我知道,眼前流过的汤汤江水都是陌生的,没有一滴一缕是我和她曾经立江边照过眉照过眼滴过泪的清波,人生长恨水长东啊,流水真的无情!我还知道,汪汪洋洋中,定有来自我故乡吊楼前的河水,甚至有我叔叔农活时刈破肌肤流出的血和婶婶洗衣滴在水中的汗珠,可我这次到了家门口不能回去!
昨晚和朋友约好今上午到久违的岳麓山去。我且不等他们了,过了桥依旧缓行望麓山走去。
过了橘洲大桥,眼前的荣湾镇样子全新,找不到我那时候在这做坏事的一点点的样子。以前沿街的嘈杂喧嚣被宽敞的街道和有些高度的楼宇装扮成了城市风度。我站街边向一个挑担生意的妇女要了一杯豆汁,边喝边给昔日寝友陈勇打电话,告诉他我已经骚扰到他门口了。说话间,朋友易达春夫妇驾车追到我。
是在岳麓书院后爱晚亭前池塘边停车的。眼前的池水依旧碧透,桃花浅笑,新柳鹅黄,古枫以百年的沧桑描述着我离开后的日月。有风从麓山下来,她过了清风峡,又绕上古枫,枫的枝桠发出低沉吟哦;风又从树上滑下,带着淡淡枫香溜入池塘,池水就丝绸一样纹纹皱起。我记得池塘边上还有几树梅。寻见了,但已过花期,只见一朵残梅,嗅了,香气依然;梅叶未发,不过枝桠上的粒粒叶骨朵已经怀孕着春色。
过去池塘就到了爱晚亭,反复默吟亭前石柱刻对联: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峡云深翠滴,一双驯鹤待笼来。我依稀看见那时的两个人坐在红枫下的亭子里的身影。一个影子面容忧郁,思想繁杂;一个影子婀娜,荷色的长裙上百合无忧绽放……
沿了石径曲曲弯上去,到白鹤泉才见了一角麓山古寺黄色翘檐,雨又来了。雨下得就象这时节的春色,只是浅淡。我问候着山径两旁所有知名和不知明的花草树木,问候着脚下的每一寸泥土和每一枚落叶——你们还好吗?你们还记得我吗?我放开喉咙吆喝一声,把胸中块垒尽情抒发出去,而山无回应,远处飞过一只又一只长尾青鸟。
雨歇了,阳光稀奇地照进山林,照在路旁稀落开着的淡紫浅粉的野花上,照得一山尽是旧时光。
下了山,去了母校。教室还在,寝室还在,阶梯教室也还在。我们一根一根零买香烟的小卖部没了,学校后门蜿蜒小道以及小道边的鱼塘没了,宿舍后面的橘林、橘林人家和人家屋檐头的小溪和绿蕉都没了。曾经踏着蛙声走过的田埂没了,当然也就没了稻花香和明明灭灭的萤火。我大步上楼,找到我的宿舍——316室,门紧闭着;去了洗浴间,看过一回走廊,又奔进教学楼,教室门也是紧闭的,透过窗户看去,我座位的窗外没有了那棵将翠绿枝叶伸进教室的梧桐树;阶梯教室老样子,可坐着的都是新人,我当初刻在墙上的痕迹没了;沿螺旋式阶梯上去,广播室还在,阳台还在,站阳台上看麓山,全是旧时光景。
中午在一家叫做味庄的酒店吃的午饭,易达春先生点了很多我爱吃的菜,开了一瓶好酒。饭后去了橘子洲头。橘子洲头绿柳红桃,毛主席青年时代的巨大塑像注视着我,注视着当代中国。在我看来,他的深邃眸子里的忧郁正是为共和国的今天生发的——中国,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南方的春天来得早,南方的太阳也落得早。我在橘子洲头还没尽兴,湘江两岸已经灯火辉煌了。晚上按照约定,同学陶继锻、肖正根、陈勇、黄超群在火宫殿二楼雅座和我见面。二十一年的分手,二十一年的思念,到现在酿成了一壶醇厚的老酒,我的脸上是笑,我的心里有泪。我一边握着他们的手,一边在心里盼着有一天和所有同学见面!
——那一天,会是哪一天?那一天,我们还要等多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0
0
0
0
0
0
0
0
本文网址:
下一篇:瑞雪迎春